回首頁
病友篇】【家屬篇【醫師篇】營養篇】【護理篇】【復健篇

Blog部落格
 

訂閱電子報

 

 

  腦中風的魔咒: 敗血症 李俊泰醫師  NEW

 理事長專訪 

   台北榮總腦中風中心 腦血管超音波研究,拔世界頭籌

 

 

  阿斯匹靈非預防中風的萬靈丹 胡漢華主任

  暫時性腦缺血-中風前的警訊  陳昌明醫師

  腦中風的簡介文 許立奇醫師


腦中風的魔咒: 敗血症

◎三軍總醫院神經科部代理部主任 暨 國防醫學院專任副教授   李俊泰醫師

腦中風在台灣是導致成人殘障第一要因,也是僅次於惡性腫瘤及心臟疾病的國人第三死因,改善腦中風的預防既有效且可減少健保的負擔,控制腦中風的危險因子是預防腦中風最有效的方法。雖然諸如高血壓、糖尿病、缺血性心臟病、心房顫動及高血脂症等均為腦中風的傳統危險因子,但至今仍有40%腦中風病患並沒有上述之危險因子卻也罹患腦中風 (1,2),尋找未知且重要的危險因子有助於進一步造福更多腦中風病人,提昇醫療照護品質。

 從過去的研究顯示,呼吸道或泌尿道感染的一週內容易誘發腦中風的發生 (3,4),暗示感染可能是腦中風的獨立危險因子,大型申報資料檔,如台灣的全民健康保險資料庫 (NHIRD) (5),由於具有人口代表性及長期追蹤的資料特性,非常適合進行感染與增加腦中風風險相關的分析與研究,於是在中國醫藥大學醫療體系總執行長許重義教授的領導下,促成三軍總醫院神經科部及中國醫藥大學DryLab健康資料研究團隊的合作,利用全民健康保險資料庫分析與研究因敗血症,住院的病人追蹤七至十年,發生腦中風的風險,證實敗血症為腦中風的獨立危險因子,並將研究成果發表於國際知名期刊PLoS One (6)

 統計西元2000年至西元2003年因敗血症住院病人共4628位,控制組人數 (無敗血症) 18399位,長期追蹤七至十年,研究結果顯示有敗血症的病人未來發生腦中風的風險比較高 (出血性腦中風風險增加1.82, Hazard ratio, HR=1.82, 95% CI: 1.352.46, p<0.001; 缺血性腦中風風險增加1.20, HR=1.20, 95% CI: 1.061.37, p<0.01)。若敗血症病人共存有傳統腦中風危險因子(高血壓、糖尿病、缺血性心臟病、心房顫動及高血脂症),未來發生出血性腦中風風險增加1.71(HR= 1.71, 95% CI: 1.222.40, p<0.01),缺血性腦中風風險增加1.19倍(HR=1.19, 95% CI: 1.051.37, p<0.01)。即便敗血症病人並無共存傳統腦中風危險因子,未來發生出血性腦中風風險為2.32 (HR=2.32, 95% CI: 1.214.43, p<0.05)

 年紀輕 (小於45) 敗血症病人的出血性腦中風風險更高達28.6 (HR=28.6, 95% CI: 6.46-127, p<0.001),小於45歲敗血症病人的缺血性腦中風風險則為2.08(HR=2.08, 95% CI: 1.024.25, p<0.05)。在45歲到64歲敗血症病人的族群來看,只有缺血性腦中風的HR有顯著的統計意義 (HR=1.77, 95% CI: 1.392.25, p<0.001) 65歲以上敗血症病人未來發生出血性腦中風或缺血性腦中風風險,與控制組比較則都沒有顯著的統計意義。男性敗血症病人的出血性腦中風風險為2.08(HR=2.08, 95% CI: 1.453.00, p<0.001)。我們更進一步發現敗血症之後的半年內發生腦中風的風險最高 (出血性腦中風HR=3.27, 95% CI: 1.686.40, p<0.001; 缺血性腦中風HR=1.75, 95% CI: 1.242.46, p=0.001),敗血症之後半年至二年之間只有出血性腦中風的HR有顯著的統計意義(HR=2.04, 95% CI: 1.133.70, p<0.05)。敗血症之後二年至十年之間發生出血性腦中風或缺血性腦中風風險,與控制組比較則都沒有顯著的統計意義。

 上述研究結果乃是全世界首次利用大型全國性且具有人口代表性及長期追蹤的重要研究,證實敗血症為腦中風的獨立危險因子,也向世界發聲對於尋找未知且重要的腦中風危險因子,台灣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有鑑於此,再次感謝中國醫藥大學醫療體系總執行長許重義教授及中國醫藥大學DryLab健康資料研究團隊專家們的幫忙與指導。敗血症就如同腦中風的魔咒一般,不可輕忽,平常注重保健,儘量降低感染導致敗血症的風險,知己知彼,預防勝於治療。

參考文獻

1. Whisnant JP (1997) Modeling of risk factors for ischemic stroke. The Willis Lecture. Stroke 28: 18401844.

2. Donnan GA, Fisher M, Macleod M, Davis SM (2008) Stroke. Lancet 371: 1612-1623.

3. Smeeth L, Thomas SL, Hall AJ, Hubbard R, Farrington P, et al. (2004) Risk of myocardial infarction and stroke after acute infection or vaccination. N Engl J Med 351: 26112618.

4. Emsley HC, Hopkins SJ (2008) Acute ischaemic stroke and infection: recent and emerging concepts. Lancet Neurol 7: 341353.

5. Database NHIR (2012).

6. Lee JT, Chung WT, Lin JD, Peng GS, Muo CH, Lin CC, Wen CP, Wang IK, Tseng CH, Kao CH, Hsu CY. (2014) Increased risk of stroke after septicaemia: a population-based longitudinal study in Taiwan. PLoS One 9(2): e89386.

Top


 理事長專訪 

台北榮總腦中風中心 腦血管超音波研究,拔世界頭籌

◎台北榮總神經 內科 胡漢華主任

--出處:康健雜誌 第105期 2007/08/01 出刊 作者:林芝安

北榮神經醫學中心

 

再次叮嚀

神經內科專科醫師:21人(5位做中風)
神經外科專科醫師:16人(8位做中風,含加馬刀治療腦血管畸型,動脈瘤手術等)
神經放射專科醫師:6人(3人做血管內治療)
病床數:120床(8床為中風加護病房,35床為中風專屬病床)
診療服務量:每個月約80位中風病患;頸動脈狹窄支架置放術:每月平均10
其他微創介入性神經血管放射治療術:每月平均7
血栓溶解術:每月平均12
頸動脈內膜切除術:每月平均1

 

如何預防中風及二次中風?
 
初次中風(沒中風過)

 
 1.有高血壓
 
 2.有高血脂
 
 3.有糖尿病
 
二次中風(已中風過)
 
 1.出血性中風控制血壓
 
 2.缺血性中風血管性中風抗血小板劑
 
 3.缺血性中風心因性中風抗凝血劑
 
 避免高鹽及高膽固醇的飲食、多運動、
   少抽菸、少喝酒


了這麼資深的輩份還持續埋頭作研究,甚至刊登在許多國際知名的學術期刊,去年他的研究團隊有三篇論文發表在《中風(Stroke)》期刊,二篇在《神經學雜誌(Neurology)》,實在很令人敬佩,」高雄長庚神經內科系腦血管科主治醫師張谷州發出讚嘆。他讚嘆的對象是台北榮總神經血管病科主任胡漢華教授。 親切、溫文儒雅的胡漢華說話緩,研究的腳步卻很快,他帶領團隊進行多項與國際同步的藥物試驗,目前正持續研究中。他讓台北榮總神經血管科成為全國第一個引入腦血管超音波機器、腦血栓監測的中風團隊,大幅提升腦中風的診斷與預防。他還持續發展與研究腦血管超音波,光這項研究就已連續獲得四項台北榮總醫療創新獎:
 穿顱超音波:東方人尤其女性頭顱比較厚,不易從頭顱進入,這項研究從眼睛附近進入,有助於血管內的定位與檢查。
 全世界最早使用「頻譜分析測腦血管代償能力」,有助於評估病人預後及是否需手術。
 眼睛小血管的檢查,可檢查神經血管是否病變,這項研究論文曾發表在國際重量級內科期刊《刺胳針》及《中風》雜誌。
 最新一項創新研究在去年,胡漢華及其團隊成功找到超音波靜脈的腦血管檢查與神經病變之關係,有助於神經疾病診斷,這也是全世界最早使用此方法的神經醫學中心。

胡漢華學術成就傲視國際,從他經常受邀擔任國際知名期刊的論文評論員可見一斑,這也讓有「台灣神經超音波檢查腦血管發源地」稱譽的北榮神經醫學中心,地位更形穩固。

 最早啟動檢傷分類即時通報系統

急性腦中風患者若要預後好,搶時間治療非常重要,尤其美國FDA1997年核准使用血栓溶解劑,台灣衛生署於2002年同意使用,在2.53小時的黃金治療時間內可搶救生命。

為了搶時間治療,四多年前,北榮率先成立「急診檢傷啟動通報系統」,當急性中風病患被送入急診室,負責檢傷的醫護人員隨即在作業系統內勾選中風症狀,如果症狀發生的時間在2.5小時以內,電腦設定立刻呼叫神經科值班總醫師與腦中風小組,在最短的時間內進行包括神經症狀評估、電腦斷層及血液常規檢查,也就是說,當病人還沒從急診室移往急救病房之前,病人已經得到包括神經內科、神經外科、神經放射科與急診等多科醫師的介入處理。

「我們在台灣最早建立這套系統,後來其他醫院紛紛跟進,」胡漢華不以此滿足,他認為更理想的情況是,當民眾打119求助、救護車送抵醫院之前,各科醫師就可收到訊號,在院內待命。不過,要達到這理想,極需台灣建立更完備的緊急救護系統。

北榮腦中風小組待命醫師都是資深神經內科、神經外科與神經放射科主治醫師,團隊高度整合、氣氛和諧,「我們是全台灣協調性最好的腦中風中心,」說話一向謙遜的胡漢華難得迸出自讚語句。

團隊能具和合之美,其實是有歷史傳承的。早在30多年前,北榮就將中風治療放在神經科底下,即已為各科往後的合作打下基礎。

北榮在1984年創國內之先設立腦血管科,除了神經內科,神經外科與放射線科在臨床研究上也都相當強。早在1970年代,當時神經外科主任沈力揚教授即完成國內首例頸動脈內膜剝離術及顱內外血管吻合手術。此後,神經外科在李良雄主任(現為北榮院長)帶頭下,繼續在神經血管外科領域獨領風騷。

而神經放射科在1985年完成台灣第一例頸動脈血管擴張術,治療嚴重頸動脈狹窄。

「當時張遵老師經常邀請國外學者來台灣,引入最新的觀念與做法,」放射線部教學主任鄧木火主任回憶。

1986年,當國外醫界首度倡議腦中風治療應有獨立的整合型醫療團隊時,北榮也創國內醫學中心之先,成立中風小組及中風加護病房,中風小組每星期固定聚會一次,討論病例,虛心傾聽各科對病患的治療建議,20多年了,至今仍維持每星期聚會一次的傳統,建立起深厚的革命情感與默契。

胡漢華解釋,這跟會診很不一樣,會診是單向溝通,但中風小組是各科提出各科的觀點,沒有哪一科凌駕於哪一科之上,各科的臨床與研究都很強,彼此激盪刺激,從整體考量對病人最有利的治療模式。這也使得在其他醫院較難「被看到功勞」的神經放射科,在北榮卻能大放異彩。

 神經放射專科的專業徹底被看見

參與完成台灣第一例頸動脈血管擴張術,治療嚴重頸動脈狹窄的鄧木火主任說,多年前,台灣醫療界已經將支架應用在身體其他部位,但頸動脈部位還沒人做,北榮放射線科透過參加國外相關課程與邀請國外專家來台指導,慢慢發展研究,終於挑戰成功。

「使用支架治療頸動脈狹窄、放射線治療在其他醫學中心多由心臟科做,但我們認為放射科更適合做,因為放射科最熟悉腦部血管分布,這也是中風病人的特性,」胡漢華剖析,並不是血管有點阻塞就要治療,須仰賴團隊評估病人將來中風的機率及現在接受手術的風險,如果單由心臟科負責,未必了解中風的自然過程。

也因此,北榮放射科介入中風病人的診斷與治療,甚至作預防。例如當病人有頭暈現象或曾經有過單側手腳不能動卻又忽然好起來,來醫院治療時並沒有症狀,但經過神經科醫師診斷與放射科醫師評估認為病人需要置放支架,「這稱為預防性的治療,如果不做,也許過陣子病人就中風了,」鄧木火主任解釋。

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腦中風中心不能光只做治療,還必須兼顧預防,尤其診斷必須迅速、準確。

鄧木火認為,醫學中心應該超越一般醫院對缺血性中風患者由靜脈直接給予血栓溶解劑的制式思考,透過電腦斷層或磁振造影檢查進行腦灌流的研究,在第一時間判斷腦內有多少範圍缺血,哪些地方還沒壞死,綜合評估後才給予最適當的治療。在北榮中風團隊內扮演重要角色的神經放射科,已經做到了。

北榮腦中風團隊不僅重視臨床研究,也相當關心民眾衛教。胡漢華主任從研究中發現,中風後五年內約有三成的人再度中風,中風導致身體心理及復健等問題,對社會與家庭帶來相當衝擊,因此於2005年成立台北榮總家屬支持團體,結合醫護人員將腦中風醫療團隊的資源延伸入病友,更於2006年底成立「台灣腦中風病友協會」,期待一般民眾對如何預防中風與再次中風有更多認識。

Top


阿斯匹靈非預防中風的萬靈丹 ◎台北榮總神經 內科 胡漢華主任

王先生,55歲,有心臟病及高血壓的病史,也曾有過暫時性腦缺血(俗稱小中風)的症狀,知道自己是中風的高危險群,因此特別留意相關的醫療資訊。他聽說天天服用阿斯匹靈可以保護心臟、預防中風,便非常心動,想去藥房買來自行服用,但在太太的堅持下,還是來醫院掛號,尋求醫生的專業意見。

 還好王太太堅持帶王先生來看醫生、沒有自行服用阿斯匹靈,否則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後果。因為王先生患有胃潰瘍,並不適合自行服用阿斯匹靈。

 阿斯匹靈被認為具有預防中風或心臟病的功能,因此很多醫師都建議高危險的病人長期服用低劑量的阿斯匹靈為保健之用,但是阿斯匹靈除了對於一些人會引起過敏的副作用外,也會引起胃出血、胃潰瘍、穿孔的副作用。因此像王先生這樣有胃潰瘍病史的患者,並不適合為了預防小中風而服用阿斯匹靈。

 中風分為出血性中風及缺血性中風,對於缺血性中風的患者,阿斯匹靈能透過其抗血小板凝結的作用,治療缺血性中風;但對於出血性中風的病患,阿斯匹靈則像顆炸彈一般,有可能引發更大的出血危險。換言之,在不確定自己是出血性體質或缺血性體質之前,就服用阿斯匹靈以求保健,是一種非常冒險的做法。這也是病患往往為了預防心臟疾病而服用阿斯匹靈,卻反而引致中風高危險機率的原因之一!

 此外根據研究,阿斯匹靈對於預防「心肌梗塞」及「二次中風」(特別是頸動脈硬化造成的阻塞性中風)有效,但對從未中風過的人,並沒有預防效果。

 那麼像王先生這樣的高危險群,該怎麼樣來預防中風及心肌梗塞呢?抗血小板凝集藥物Clopidogrel適用於對於阿斯匹靈過敏或是阿斯匹靈治療無效的病人身上,且已證實在預防中風、心肌梗塞及周邊動脈疾病等血管事件方面比阿斯匹靈更為有效(比阿斯匹靈多降低8.7%的相對危險)。

 雖然阿斯匹靈非處方用藥,不需要醫師處方就可自行在藥房買得到,但並不表示患者可以不需要醫師診斷就自行服用。心臟病或中風的高危險患者要長期服用阿斯匹靈,千萬要經過醫師的診斷和建議,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摘自 『民生報』

Top


暫時性腦缺血-中風前的警訊 ◎台北榮總神經 內科 陳昌明醫師

中風是指腦血管或腦循環異常,導致腦部組織缺血與缺氧所造成的臨床症候群。有些患者腦缺血的症狀會在幾分鐘或幾小時內完全消失,這稱為暫時性腦缺血。這些患者突然發生的症狀與一般中風患者相同,如半身痲庳、意識障礙、平衡異常、眩暈、口齒不清、嘴歪眼斜、複視等。由於症狀於短期間完全消失,很多患者會以為沒事了,這種錯誤的觀念常導致延誤就醫,致日後再發生中風造成身心殘障甚至死亡。

 暫時性腦缺血發生後48小時內也是發生嚴重中風的高危險期,多數會導致殘障或死亡。因此暫時性腦缺血是一非常重要的警訊,必須立即就醫治療。若症狀仍未消失,可由醫師評估是否適用血栓溶解劑治療。若症狀很輕微或已消失,仍需接受檢查與抗血小板藥物治療,以防止中風復發或加重。

 血管阻塞是腦缺血的主因,這可以因為腦血管動脈硬化,致血管狹窄而成;也可以因為血栓,尤其是來自頸動脈或心臟的血栓,將腦血管塞住而成;有些血液或免疫系統的疾病也會導致血管阻塞造成腦缺血;先天或後天的腦血管疾病與傷害也可能導致中風或暫時性腦缺血。這些不同病因的發生與不同的危險因子有關,例如:高血壓、抽煙、糖尿病等與動脈硬化關切密切,因此,每位患者都要接受仔細的評估,確定發生腦缺血的機轉與病因,並了解相關的危險因子,針對病因與危險因子加以治療,才能有效的防止中風的發生。

-摘自 『自由時報』、『民生報』

Top


腦中風的簡介文 ◎台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 許立奇醫師

一、引言

何謂腦中風? 簡單的說,腦中風是指腦血管或腦循環出現異常,導致腦部組織受到傷害所造成的各種臨床表現。腦血管病變包括腦血管阻塞(梗塞性腦中風)和腦血管破裂(出血性腦中風,即腦溢血)兩種,這兩種情形所造成的腦部損傷在臨床上表現出忽然發生的腦神經缺損症狀 (sudden onset of neurological deficit),就叫做腦中風。

二、腦中風的分類

前面提過,造成腦中風的腦血管病變主要包括梗塞性腦中風和出血性腦中風兩種。腦梗塞的情形較為常見,約佔腦中風的五分之四,另外五分之ㄧ的情形,則是腦出血所造成的腦中風。因為大部份的腦中風是梗塞性腦中風,所以如何防止腦血管狹窄栓塞就成了防治腦中風最大的課題。

至於腦中風的分類,臨床上常依據不同的原因,將梗塞性腦中風再作分類。依據分類來了解病人中風的原因。其中最常見的三類為:大血管粥狀硬化病變,小血管病變,和心臟栓子。

造成大血管阻塞最常見的原因就是粥狀硬化病變(atherosclerosis)。根據許多醫學研究的報導,粥狀硬化病變的形成和長期高血壓、糖尿病以及高血脂有關。這種血管病變造成血管內層增厚,並且在血管壁上逐漸生成斑塊(plaque),斑塊逐漸變大而造成血管管徑越來越狹窄。當嚴重狹窄時(通常指大於百分之七十的狹窄),血流無法通過,腦部無法得到養分,就會有腦梗塞的危險。

腦部小血管病變通常和長期的高血壓和糖尿病有關。小血管因為病變逐漸狹窄,當單一條小血管阻塞而造成的腦梗塞,我們稱之為小血管病變腦梗塞。醫生常常和病人說的小中風,就是屬於這一類。小血管病變腦梗塞影響的腦組織範圍很小,在電腦斷層上看到的黑色陰影(代表腦梗塞的區域)小於1.5公分。因此這一類腦梗塞中風預後大多很好。

心臟因為某些疾病,像是心臟瓣膜病變、慢性或間歇性心律不整、最近發生過心肌梗塞、風溼性心臟病、以及開過心臟手術等,會在心臟中產生血栓,若是心臟血栓掉落,隨著血液打出心臟,經由血管竄流至身體各個部位,到了末端較細的血管時,血栓會卡在血管中,造成血管的阻塞,該血管遠端的組織得不到養分,就會產生組織壞死。有時心臟有好幾個血栓不斷打出,被阻塞的血管可能就不只一條,產生身體各個不同部位的臨床徵狀。當血栓隨著血液流至腦部的血管,造成腦血管的阻塞時,這種中風就稱為心臟栓子腦梗塞。

至於出血性中風的成因也有許多,最常發生的是腦部小血管破裂所造成(往往因小動脈硬化病變導致血管壁受損而發生,常與長期高血壓有關),這類腦出血好發於大腦深部之基底核或視丘、橋腦或小腦等處。有些腦出血則是位於大腦較表層的部位,其原因則是發生類澱粉病變之血管破裂所致,患者往往是沒有高血壓病史的老年人。至於血管瘤(動脈瘤)破裂則常造成大腦表面之蛛網膜下腔出血,這是死亡率最高的腦中風。

三、腦中風的症狀

腦中風所造成的腦神經缺損症狀非常多樣化,在不同部位的腦部損傷而有不同的臨床表現。除了大家常見的半邊身體癱瘓、半邊身體感覺麻木、嘴角歪斜、說話不清楚之外,還包括了忽然發生的意識改變、智力下降、視力變差、視野缺損、複視、耳聾、空間、定向力不足、思考減退、遲緩以及走路搖晃等等徵狀,嚴重的甚至會產生重度昏迷或者是呼吸困難的情形。因此,只要遇到忽然發生有以上所提的腦神經缺失徵狀,就有可能是腦中風的情形。請趕快送醫院讓神經內科專科醫師作更進一步的神經學檢查來確定診斷,並作治療。

四、中風的危險因子

中風發生機會可因為許多先天家族因素與/或後天環境因素或生活方式而增加,這些因素稱為中風的危險因子,主要可分為二大類,其一是無法控制的危險因子,如性別、年齡、種族 以及家族中風史等。以性別而言,同樣年齡之男女性,男性中風的機率要比女性高。年紀愈大,中風的機率也愈高。另一類則是可控制或可預防的危險因子,如三高症(高血壓、糖尿病、血脂肪過高症)、心臟病、不運動、肥胖、抽煙、喝酒等。在中風預防上就是要控制這些與中風有關的危險因子,自然可以減少中風的發生機會。

五、中風的影像檢查

顯示腦部病變與相關血管的影像技術日新月異,大大改善了中風病人的臨床診斷;電腦斷層掃描(CT scan),對顯示與定位腦出血、出血性梗塞(hemorrhagic infarct)、蜘蛛膜下腔出血(subarachnoid hemorrhage, SAH)、動脈瘤(aneurysm)周邊血塊、腦梗塞的壞死區域、動靜脈畸形(arteriovenous malformation)、及腦室異常,都相當準確。磁振造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除可顯示以上的病灶,還可以顯示血管的血流、血鐵質(hemosiderin)與鐵色素、梗塞性的壞死、及神經膠樣變性(gliosis),在這兩者之中,磁振造影特別利於檢視大腦深部及後腦窩的小病灶(此區域在電腦斷層下,影像易被週遭的骨骼干擾);此外,新式的磁振造影技術也能比電腦斷層更早診斷出早期梗塞性病灶,在數分鐘之內即可看出)。

其它探究腦血管疾病的輔助性檢查,如杜普勒超音波血流檢查(Doppler ultrasound blood flow studies),可顯示大血管,包括頸動脈﹙carotid artery﹚與基底脊椎動脈﹙basilar and vertebral arteries﹚,的動脈硬化斑塊(atheromatous plaques)與狹窄。血管攝影(angiography),可以更精確地找出大血管的狹窄或阻塞、動脈瘤、動靜脈畸型、及其他如動脈炎等血管疾病。除此之外,磁振血管攝影(magnetic resonance angiography, MRA) 與磁振靜脈攝影 (MRV),可用來檢視顱內的大動脈與大靜脈,並且沒有輻射線,安全性較高;但對較小的血管,準確度不如血管攝影。

六、中風的預後

在中風初期時,其實很難對病人的預後做一個詳細而完整的評估。常有人會問醫師,能不能預期病人會不會好轉或惡化?事實上,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準則可以在早期預期病人的預後。因為在中風的急性期(中風後一至二週),病人的情況仍舊十分不穩定。某些病人今天可能還只是輕微的肢體無力,到明天可能就會變成嚴重的半身不遂,或者病人的情況只是壞了一兩天後,又有了改善。過了此一階段,病人才會慢慢穩定好轉。

至於中風的長期或最終預後,可能性相當多;只要病人存活下來,大多都會有相當程度的改善。對於小窩性梗塞,且僅有輕微肢體無力的病人,通常都會復原地相當好。至於大血管栓塞且合併有嚴重神經症狀的病人,通常恢復較不明顯;在幾個月積極努力地復健後,病人可能仍有語言與理解的障礙,上下肢依舊無法活動地很好。

Top